•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中心動態 - 正文

    “美國的盟友”理念中的身份轉變:強力領導者的追隨者

    時間:2020-12-03 22:12 點擊:

                        “美國的盟友”理念中的身份轉變:強力領導者的追隨者

                          張榮升

      1942年2月,日軍開始轟炸澳大利亞達爾文港,英國軍隊則一路潰敗,自顧不暇,已經無法兌現為澳大利亞提供軍事保護的承諾。更讓澳大利亞人感到無望與憤怒的是,盟軍不顧澳大利亞的安危,決定調澳軍去參加緬甸保衛戰,而不是回防本土。澳大利亞柯廷政府拒絕了盟軍的這一命令,并決定將澳軍撤回本土,保衛自己的國家。這一次的拒絕是為了維護本國的安全,但是也開啟了澳大利亞與英國外交關系的先河——澳大利亞政府與民眾不再把維護英國的安全與榮耀視為自己的天職,維護本國的安全才是第一要務。此舉也標志著澳大利亞外交優先方向的轉向:結束對母國英國的依賴,開始追隨美國。

    面對危急的國防安全形勢,澳大利亞認同美國的領導地位,開始主動尋求與美國的合作。出于聯合抗擊日本的需求,美國也把澳大利亞視作由太平洋反攻日本的理想基地。1942年3月在菲律賓被日軍擊敗的美軍將領麥克阿瑟撤退到澳大利亞,并將盟軍太平洋西南戰區司令部設在了墨爾本。澳大利亞承認美國的領導權,澳軍開始與美軍協同作戰,澳大利亞本土開始接納美國駐軍并為其提供后勤支持,澳美軍事合作正式形成——這也是澳大利亞國防上擺脫對英國的依賴,外交上以獨立國家身份加入世界反法西斯聯盟的起點。澳大利亞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巨大貢獻,除了直接與法西斯軍隊作戰外,澳大利亞為盟國軍隊,特別是美軍生產并提供了大量的軍需物資,成為盟軍在西南太平洋上最大的軍事服務與后勤物資供應站。澳大利亞政府和民眾竭盡全力地服務戰爭生產,保障盟軍后勤,供給美軍基地,獲得了美軍的認可。

    澳美軍事合作既緩解了澳大利亞的安全危機與生存焦慮,又喚起了澳大利亞軍人的民族自尊與國家榮譽感,對推進澳大利亞成為真正的民族國家,喚起民眾把澳大利亞當做獨立國家的民族意識起到了推動作用。之前的戰爭中,澳大利亞軍人懷著效忠母國的愛國主義情懷,心甘情愿聽命于英軍的調遣與指揮??墒?,今非昔比,現在的澳大利亞人(尤其是澳大利亞軍人)雖然自知戰斗力大為遜色于美軍,但是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軍隊和軍人,他們已有了要與美軍平起平坐的要求和愿望,民族的自尊和國家的榮譽使他們不再甘當擺設。

    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无码,天天婬色婬香视频综合网,天天影视性色香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