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中心動態 - 正文

    “英國優先”理念中的身份認同:安全焦慮中的新國家

    時間:2020-12-03 22:10 點擊:

    “英國優先”理念中的身份認同:安全焦慮中的新國家

    趙祥鳳

    1914年8月,澳大利亞宣布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并承諾傾盡全力支持英帝國。在隨后的四年戰爭中,澳大利亞士兵死傷21萬多人。這一時期,澳大利亞秉承“英國優先”的理念,不遺余力地支持英帝國同德國的戰爭,把澳大利亞對英帝國的付出視為一種“榮耀”??陀^上講,澳大利亞作為英帝國的殖民地,國防安全自然得到號稱日不落帝國的,擁有當時全球頂尖軍事實力的英國軍事力量的庇護。澳大利亞為什么要參戰?一部分是情感原因。英國的情感紐帶是非常強大的。[] 在澳大利亞殖民地開發,建設以及發展過程中,澳大利亞殖民者一直為自己的民族感到自豪,也已繼承了英國的民族,文化傳統而驕傲,他們認為英國的歷史就是澳大利亞人的歷史,澳大利亞殖民地創造的成果,無一不是他們繼承并發揚了英國的輝煌經驗取得的。這種對“母國”的情感形成了當時為英國參戰就是為了榮譽而戰,就是愛國主義表現的輿論氛圍。

    澳大利亞聯邦在1916年取得“自治領地位”,但是由于民族認同的原因,澳大利亞社會普遍表現為對英國的依戀。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德國軍事家和政治家曾經預言或設想,如果爆發世界大戰,英帝國的殖民地,特別是像澳大利亞這樣的殖民地會爭取獨立,成為主權國家。事實卻恰恰相反,由于澳大利亞此時還沒有發展成一個成熟,自信的民族國家,民眾的意識里依然理所當然的視澳大利亞為英國的一部分,政府和民眾只關注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國防與外交事務的處置權則交給英國。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澳大利亞的這種英王“恩準”,甚至是“恩賜”的獨立仍帶有殖民地與宗主國關系的色彩,使其并非通常意義上的民族國家的自立和自主。[]

    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過程中中,澳大利亞付出了沉重代價,贏得了英國的認可,也使得澳大利亞的國際地位大大提高。1919年簽訂的《凡爾賽條約》,澳大利亞作為戰勝國之一簽了字。澳大利亞接受國際聯盟的委托,代替德國管理新幾內亞,并向國際聯盟負責。即使如此,澳大利亞對國際事務的興趣依然不高,專注其內部事務。基于以上原因,此時澳大利亞國防建設還是相當薄弱的,在澳大利亞政府與民眾的腦子里一直堅信強大的英帝國會責無旁貸地保護他們。但是客觀審視澳大利亞的防務現實,就會發現潛在的危機——國家安全與防務必須期盼并依賴英國提供軍事保護。澳大利亞政府和民眾對自身國防建設的意愿不足,防御外來侵略的意識不強,不但深信英國軍隊既有足夠的威懾力,又有足夠的能力來保護澳大利亞,舉國上下甚至對沒有獨立外交權,沒有自主防御權而感到榮耀,不但對國家主權的讓渡不以為意,甚至還有些沾沾自喜。

    色欲色香天天天综合无码,天天婬色婬香视频综合网,天天影视性色香欲综合网